当前位置: 新萄京娱乐手机版 > www.301.net > 正文

www.301.net中国律所的

时间:2020-03-22 23:19来源:www.301.net
作者丨刘阳 矫旭来源丨法律品牌观察(转载已获授权)原标题|一部律所史,澎湃40年(下篇)在《一部律所史,澎湃40年(上篇)》中,我们讲到中国律所的体制改革与市场化进程,下

作者丨刘阳 矫旭来源丨法律品牌观察(转载已获授权)原标题 |一部律所史,澎湃40年(下篇)在《一部律所史,澎湃40年(上篇)》中,我们讲到中国律所的体制改革与市场化进程,下面我们继续讲述完成基本形态塑造的中国律所开始蓬勃发展,通过规模篇与国际篇,展现中国律所的全面扩张之旅。03规模篇中国律所的“大”与“强”在新中国成立的前十年里,中国律师业经历改造与重建后已初具规模。1957年6月,在全国的19个省份中,参照苏维埃模式成立的法律顾问处已经达到820个,总计有2572名专职律师和350名兼职律师¹。但随后不久的“反右”运动,将律师这一职业彻底打成右派,公检法体系被砸烂。直到1979年,律师这一职业才再次出现在中国的法律体系中。1中国律师行业的规模1979年,中国律师人数公认的数据是212人²,需要注意的是,此时中国还没有建立律师执业许可制度,所以这里的律师应该指从事律师工作的人。1981年5月7日,北京市司法局根据《律师暂行条例》的规定,结合1979年律师制度恢复时期的状况,正式批准授予周玉玺、傅志人、周纳新等41人律师资格³。这是中国律师在恢复律师制度后第一次被正式的承认。此后中国律师业迅速恢复,到1981年底,中国已有法律顾问处(1983年后陆续改为国办律师事务所,简称国办所)1465个,律师工作人员5500人(其中有很多兼职律师)。全国法律业大黑龙江分校八五年招生录取工作会议律师业恢复后,律师的来源成为了限制中国律师业发展的重要因素。由于五十年代老律师们的心酸遭遇,导致“五院四系”(中国政法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西南政法大学、华东政法大学、西北政法大学和北大、人大、武大、吉大的法律系)的很多毕业生并不愿意进入这一行业。1986年9月27日,我国举办了首次律师资格全国统一考试。据统计,当年共有2.9万人报名参考,有1134人成绩合格取得律师资格⁴,这为中国律所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直到1988年,我国开始合作制律师事务所尝试时,我国律师总人数仍旧不足3万人。国家律师资格贵阳发证大会1993年,中国律师改革再进一步,司法部开始允许创办私人律师事务所,大批的政府公职人员“下海”创办律师事务所,中国律师事务所的数量激增,达到5000余家⁵。在1996年《律师法》正式实施前,全国律所数量已经到达8265家,三年时间中国律所以每年1000余家的速度增长着。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社会法治体系的建设以及人民法律意识的提升,中国律所数量进一步增加。截止到2008年12月底,中国共有律师事务所14467家,其中合伙所11672家,国资所1409家,合作所765家,个人所621家⁶。2019年,司法部公布2018年度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统计分析情况。截止2018年底,全国共有执业律师42.3万人,律所数量达3万余家,其中合伙所2万余家,国资所1100多家,个人所9140多家,百人以上律所已达260余家。盈科律师事务所主任梅向荣律师预测,在未来的十五年内,中国的律师更将达到史无前例的150万人,中国法律服务行业将获得更大的发展。在中国律师行业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中国律所的规模化也在同步进行。中国律所实现规模化发展的主要方式包括分所建设、合并、联盟等多种形式。2中国律所的地域规模化1988年4月13日,海南省和海南经济特区同时成立,中国法律事务中心随之成立了海南办公室。在那一时期,政府的法律服务机构在北上广深等经济最先放开的地区设立了分支机构,是中国律所规模化的雏形。1992年之后,中国市场经济进程加快,中国律所数量不断增加,规模化扩张也是题中应有之意。1987年10月7日,海口至北京航班开航,海南省筹备组的领导参加了剪彩仪式1992年,海南经济快速发展,君合在海南经济特区设立了君合的第一家分所。1994年,君合在上海设立分所,是中国第一家在上海设立分所的律所。1998年,隆安迈出规模化的第一步,在上海设立分所。一年之后,隆安在沈阳布局,成立了第二家分所。1998年,德恒设立上海分所。1999年,天元设立上海分所。1999年,京都设立上海分所。1999年,中伦上海分所成立,执业场所为上海市南京西路580号2516室(南征大厦)。在90年代,金杜在上海、广州、深圳的办公室先后成立。…进入21世纪的前五年,“入世”带来的经济发展,进一步催生中国律所的规模化扩张。在中国律所规模化的第一阶段北上广深的法律服务市场是各大律所争夺的重点地区。深圳证券交易所开业新闻发布会2000年,方达在深圳设立分所,深圳也是中国第二个拥有证券交易中心的城市。2000年,刚刚成立三年的中豪开启扩张,在上海和成都,成立两家分所。2000年,京都在深圳设立分所。2002年,通力瞄准北京市场,成立了北京办公室。2002年,中伦深圳分所成立。2002年,君泽君上海分所成立。2003年,西南大所泰和泰宣布进京布局。2003年,炜衡进军上海,成立上海分所。2003年,广和律师事务所珠海分所成立。2003年,京都大连分所成立。2004年,君泽君深圳分所正式成立。2004年,方达成立北京办公室,由当时方达上海办公室的周志峰、深圳办公室的丁继栋,加上谢尔曼·思特灵香港办公室的周传杰以及从美富北京办公室加盟的季翔律师一起创建。2005年,中银上海分所成立。…2007年,新修订的《律师法》第15条规定:“合伙律师事务所可以采用普通合伙或者特殊的普通合伙形式设立。合伙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按照合伙形式对该律师事务所的债务依法承担责任”。这一规定的出台掀起了中国律所规模化发展的第二阶段高潮。自2009年始,隆安先后成立了广州、南京、天津、济南、苏州、南通、株洲、大连、太原等十余家分所。中银律师事务所在两年多的时间内先后成立了深圳、厦门、济南、广西、福州、鸡西、台州、长沙、银川、南京、苏州、杭州、天津、青岛等十余家分支机构。君泽君律师事务所先后成立了天津、南京、成都、广州、长沙等多家分所。德恒律师事务所更是在长春、天津、大连、长沙、武汉、沈阳、西安、济南、杭州、郑州、重庆、乌鲁木齐、福州、南京、成都、昆明、合肥等地设立了数十家分支机构。2014年10月,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优化司法职权配置,推动实行审判权和执行权相分离的体制改革试点。自2015年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在广东省深圳市挂牌成立后,沈阳、重庆、西安、南京、郑州等地先后设立巡回法庭,中国律所的分所建设紧随最高院巡回法庭的步伐再次出发。泰和泰(西安)分所成立仪式2017年,江三角重庆分所成立。2017年,炜衡沈阳分所成立。2017年3月31日,海华永泰郑州分所正式开业。2018年,观韬中茂、京都、天同等多家大所在南京设立分所。2019年,泰和泰、嘉源等大所在西安落子布局。2019年,北京市百瑞(郑州)律师事务所…截至2019年1月底,中国国内分所数量超过40家的共有三家,分别是盈科(53家)、京师(47家)、大成(45家)。中国律所的规模化,不单单局限于国内市场的布局,极具竞争力的中国顶尖大所早已将中国律所的品牌影响力传播到世界各地,中国律所的国际分所,将在第四章,中国律所的国际篇章中与大家分享。3“合并”是中国律所给出的答案2018年12月7日,刘桂明老师在律所发展模式的探讨沙龙上曾讲到:中国律所的规模化发展有十种模式,其中第三种就是合并发展。在21世纪前夜的1998年,中国正在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进行最后的准备,大家都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面对逐渐放开的中国法律服务市场,中国律所应该如何面对与日俱增的竞争呢?似乎“合并”就是在那一阶段中国律所给出的答案。1993年,万国律师事务所(国浩(上海)的前身)年仅27岁的吕红兵喊出了“要以证券法律业务为主攻方向”,当时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所刚刚成立三年时间。1994年,曾执业于君合,并参与创立同达律师事务所的张涌涛律师,创立张涌涛律师事务所,这是1994年北京市司法局批准的两家以个人姓名命名的律师事务所之一,另一家是谢朝华律师事务所。1998年6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海万国、北京张涌涛、深圳唐人,三家律所正式跨区域合并为国浩律师事务所,当时尚有“律师集团”这一称呼,国浩也是中国第一家在司法部登记注册的律师集团事务所。1999年,锦联、天和、长城(北京长城(上海)分所),三家律所合并成立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由刚刚从华东政法大学退休的史焕章院长担任主任。从此,锦天城的主任都由所外选择一位有名望的专业人士来担任。合并后的锦天城,以锦联和天和的诉讼专业为根基,加上长城的涉外能力,逐步打造出锦天城在今天叱咤法律服务市场的涉外诉讼能力,在创所第一年锦天城的创收就达到900万。2000年4月12日,北京市司法局京司发【2000】61号《关于批准成立北京市中伦金通律师事务所(合伙)的决定》,中伦律师事务所与金通律师事务所合并,名称变更为北京市中伦金通律师事务所。8年后,中伦金通律师事务所再次变更为中伦律师事务所。2000年,竞天律师事务所和公诚律师事务所决定合并发展,成立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成立于1992年的竞天律师事务所与1996年成立的公诚律师事务所,均是中国第一批获准设立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几位创始合伙人的执业经验更是引人注目:白维曾在中国环球律师事务所任职;彭学军和张绪生都曾工作于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彭光亚曾任职于中国专利局法律部和中国法学会天平律师事务所;张宏久担任过北京大学法律系经济法教研室教师并曾在中信律师事务所任职。2003年1月,中银律师事务所合并北京市元龙律师事务所。五年后,中银律师事务所再次与证泰律师事务所合并,赵曾海律师担任中银律师事务所主任。2004年,金诚律师事务所与同达律师事务所决定合并成立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1992年出身银行系统的刘红宇律师与曾任教于西南政法大学的郑斌律师创立了同达律师事务所,在当时女性律师事务所主任是非常少的。1993年,在首都贸易大学任教的贺宝银、刘治海、杨建津与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的庞正忠、田予以及于德彬六名创始合伙人希望可以将法学理论与实务相结合,成立了金诚律师事务所。早在1997年同达律师事务所就曾与南华律师事务所合并,2001年金诚与力格律所合并, 2011年,兰岚带领的Neal团队加入金诚同达,共同打造国内律师事务所航母,开拓规模化、国际化、综合化大型律师事务所模式。2004年,北斗律师事务所与鼎铭律师事务所合并成立了北斗鼎铭律师事务所。早在1993年8月28日,李永乐等出身于北京市各级法院、检察院系统的合伙人在什刹海湖畔成立了北斗律师事务所,是当时就拥有独立“律师楼”的少数律所之一。而北京鼎铭律师事务所则是在1995年由李杰等来自最高人民法院的离职人员创立。观韬中茂与申达律师事务所合并仪式2016年,北京观韬律师事务所与上海中茂律师事务所合并,上海中茂律师事务所主任盛雷鸣加入观韬管委会。观韬律师事务所成立于1994年,经过与创设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香港王泽长·周淑娴·周永健律师行,以及创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上海市中茂律师事务所、上海市申达律师事务所的合并,才有了观韬中茂律师事务所的今日盛况。2004年,华沛德律师事务所与德权律师事务所合并,成立华沛德权律师事务所。浩天律师事务所前办公地点2007年,浩天律师事务所与李文律师事务所合并,成立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这一次的升级在本质上是两家律所的强强联合与优势互补:当时的浩天所,以传统业务中的争议解决、知识产权、房地产、公司证券为优势。而李文所,则在涉外等非诉业务上颇有竞争力,两相结合正好各取所长。至此,中国律所的合并潮已经持续了十年之久,不仅没有偃旗息鼓,反倒有愈演愈烈之势。2010年,上海清华律师事务所、东欣律师事务所、华利律师事务所、国联律师事务所以及北京王玉梅所的吕琰团队共同合并组建融孚律师事务所。2011年,成立于1994年的精诚律师事务所与1998年成立的海众律师事务所合并,成立了精诚海众律师事务所,律所很快就实现了创收的100%增长。2014年精诚海众卷土重来,再次与成立于2005年的原众华律所合并,经过两次极为顺畅的合并才有了上海众华律师事务所的今日之势。2014年,天达律师事务所和共和律师事务所正式签订合并协议,成立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天达律师事务所与共和律师事务所均成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两家律所于2010年开始接触,2012年正式商谈,2014年签订合并协议并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整理构架制度,并将2016年作为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元年。天驰洪范律师事务所与君泰律师事务所合并仪式2015年7月4日,北京市君泰律师事务所和北京天驰洪范律师事务所在京举行合并签约仪式,宣布两所正式合并,成立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其中天驰洪范律所由北京市天驰律师事务所和北京市洪范广住律师事务所于2013年合并而成。在中国顶级大所忙于强强联合的同时,中国法律服务区域市场的整合与洗牌迹象明显,合并做大已成趋势。2001年,福建厦门兴天地律师事务所和厦门衡峰律师事务所合并成立福建天衡联合律师事务所。2008年,照耀律师事务所、兴天平律师事务所和律证律师事务所以及另外两家律所的骨干团队,组成了八谦律师事务所,也是云南省的第一家百人所。赵耀、何蕊珠、鹿斌、李旭、武侠五人构成了云南八谦的主要领导层。2012年,广东广信律师事务所、广东信利盛达律师事务所、广东安道永华律师事务所及其他优秀律师团队,共同成立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在2017年,广信君达荣列ALB2017年中国最大30家律所。2013年,四川30余家律所主任及主要合伙人为响应司法行政机关倡导,本着打造本土规模所,做精业务、做大品牌,实现人生价值和职业使命的宗旨,强强联合、重组成立四川明炬律师事务所——中国西部律师界的“航母”律所之一。2016年7月1日,山西科贝律师事务所、山西锋卫律师事务所、山西墨法世家律师事务所三家省直律师事务所整体合并成为山西华炬律师事务所。2017年9月29日,山西祝融万权律师事务所、山西瀛谷律师事务所、山西谦诚律师事务所正式合并,成立山西国晋律师事务所。在一年多时间里,山西律师行业通过合并产生了两家执业律师超过200名的大型综合性律师事务所,这在山西律师事业发展历史上还是前所未有。2018年,辽宁同格律师事务所、辽宁东来律师事务所、辽宁诚信为民律师事务所及省内多个菁英律师团队,合并组建辽宁观策律师事务所。经过将近20年的发展,通过律所合并实实在在的塑造了一大批综合强所。律所合并所带来的不仅仅是律师数量的叠加,对律师相互之间的协作沟通,业务能力的互补,律所品牌形象的提升都有着极大的帮助。4联盟造就的法律共同体相比律所与律所之间的合并,多家律所组成的律所联盟,也是律所规模化发展的重要方式。2004年11月,八方律师联盟联席会议召开。来自北京、上海、天津、广东、江苏、山东、河南、山西、辽宁、内蒙古、浙江等地的律师事务所共同创立八方律师联盟这个超大型的法律服务平台,这是中国较早成立的律师事务所联盟之一。中世联盟十周年合影留念2007年9月,中国第一个跨国律师事务所联盟—中世律所联盟(SGLA)正式成立。中世律所联盟(SGLA)由位于北京、成都、重庆、广州、杭州、青岛、上海、深圳、沈阳、天津、武汉和厦门等中国主要经济中心城市的领先中国律所和包括全球十大律师事务所之一的霍金路伟国际律师事务所在内的外国律所组成。中世律所联盟(SGLA)的中国律所在各自区域内均具有唯一性和领先地位,联盟成员所一起形成了覆盖全国的跨区域法律服务协作网络和品牌影响力。2007年梅向荣律师加盟盈科,盈科自此补足了腾飞的最后一块拼图。盈科全球律师联盟成立,旨在通过联盟形式与各地精英律所深度交流合作,促进联盟成员所专业水平与收益能力的整体提升。并且盈科创造了中国律所的跨界经营模式,打造了包括旅游,教育,移民等多种服务的一站式平台,中国律所的发展首次不再局限于法律服务行业,盈科的规模也在横跨越来越多的行业,“盈科”品牌的影响也正在覆盖越来越大的市场。2012年3月30日,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四川恒和信律师事务所以及福建拓维律师事务所联合发起成立中国德和精品律所联盟(ECLA),联盟首批成员还包括陕西博硕律师事务所、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江苏鸣啸律师事务所、山西尚略律师事务所、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辽宁同格律师事务所(现合并为辽宁格策律师事务所)六家国内重量级区域性律师所。2018年5月,由于联盟成员所希望打造一家由中国律所主导的全球精品律所联盟,在中国德和精品律所联盟(ECLA)第十三次合伙人代表大会上,升级为全球精品律所联盟(EGLA),中国律所的规模化逐步走向国际。除了八方联盟、中世联盟、全球精品律所联盟之外,中国律所联盟还包括:中国刑事律所联盟、联盛律所联盟、汇信律所联盟等等。律所联盟通过品牌联动、资源共享、专业互补等方式有效提升当地律所的管理水平及律师的整体业务能力。与合并、联盟等方式相比,瀛和律师事务所实现规模化的方式无疑与所有人都不同。2013年,孙在辰、董冬冬、徐双泉、梁迪、申伟、李磊、黄翔共同创立瀛和律师机构,是国内一家综合性的律师服务机构、互联网模式运营的法律服务平台。瀛和以互联网精神为发展导向,国内国际相融合、线下线上相融合、法务商务相融合,打造出一套具有自身特色的法律服务体系。经过五年的发展,瀛和已在国内外成立三百余家律所,拥有执业律师5000余名,建立15个委员会,服务范围遍及各个领域。当前规模化已成为中国律所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在2018年的亚太100强律所报告中,中国律所共有38家上榜,榜单前八名均为中国律所,分别是盈科、德恒、锦天城、国浩、金杜、中银、北京德和衡、中伦,这8家律所的执业律师人数均超过了千人⁷。04国际篇律所“走出去”是浪潮中国律所的国际化,刚刚起步。1987年8月19日,由中国国际律师交流中心承办的《中美经济贸易投资法律研讨会》在北京如期举行,来自美国的一千二百多名律师在美国司法部部长的带领下,包机来到中国,与二千多名中国律师同行进行法律文化的交流,中国律师第一次如此直观的审视国际法律服务。120年的探索与尝试在上世纪的80年代,中国刚刚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大量的跨国公司来华投资,随之产生了大量的法律服务需求。但新中国的法律体系尚不健全,律师制度刚刚恢复,法律顾问处严重缺乏涉外的法律服务能力。1979年,中信公司受煤炭部委托,为平朔露天煤矿与美国西方石油公司的合作提供了全程的经济咨询和法律咨询服务。中信集团董事长荣毅仁亲自带队,聘请顾宪成律师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沈达明教授组成了豪华的服务团队,参与项目的谈判和协议的签订。1982年3月24日,中美双方关于开放平朔露天煤矿的协议书正式签订,邓小平冒雨出席了仪式,协议的签署表明中国政府坚定不移地执行对外开放政策,并愿意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开展对外经济技术合作。这一次谈判也让中信法律顾问处的律师们深入的了解了涉外的法律实务,对促进律师成长,磨练团队意志起到了极大的积极作用。1982年,以这一批专业人士为基础组建的中信律师事务所正式成立后,发展势头更为迅猛。1985年,为适应我国对外经济贸易发展的需要,司法部正式批准中信集团下属中国国际经济咨询公司法律顾问处正式更名为中信律师事务所,伴随着中信公司国际业务的不断拓展,中信律师事务所迅速成长为我国改革开放浪潮中,涉外法律服务的排头兵。1992年,肖微律师暂时离开君合律师事务所参加司法部和英国文化协会安排的交流培训项目,去英国进修法律和律师业务。此后,又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学习法律硕士,这段经历让他意识到,中国律所与国际律所的差距。1993年,君合在美国纽约设立分所,时任司法部部长的肖扬出席了纽约分所的设立活动。现在看来,君合国际化的目标就是在那个时候确立的。1994年,刚刚成立不久的段和段在美国的西雅图设立了分所。1998年,曾先后获得日本京都大学法学硕士和博士的姚重华在创立上海协力的一开始就意识到国际业务的重要性。创所初年,就在日本大阪设立了分支机构,以协力咨询公司的名义在大阪开展业务,这比金杜、中伦等大所的日本分支机构早了近7年时间。1999年,德恒在荷兰第三大城市海牙设立了分所,将目光聚集到国际市场。与此同时,国际律所如同嗅到血腥味的“鲨鱼”,纷纷在中国大陆设立了办公室。自从1979年,高德兄弟在中国开设第一家驻华代表机构以来,大量外资律所随着跨国公司和资本力量一起涌入中国,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中扮演了独特的角色。1992年,司法部颁布了《关于外国律师事务所在中国大陆境内设立办事处的暂行规定》,正式允许外国律所在中国大陆境内设立“办事处”。同年,8家香港所和4家欧美所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了办事处⁸ 。在此后的十年里,共有96家外国所和37家香港所在北京、上海等主要城市设立了代表处,其中半数以上来自英国和美国。在90年代初期,中国律师业的改制刚刚开始,国内律所缺乏独立承办涉外高端商事业务的能力。于是,很多律师选择加入外国律所的办事处,一方面可以获得更高的薪酬,另一方面可以在工作中学习到非常多的知识,来提升自身的服务水平。90年代中期以后,很多在国外律所工作或留学的律师回归大陆,国内的顶尖律所开始具备承担涉外法律业务的能力,中国律所的国际化也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得到觉醒。进入21世纪,已经完成原始积累的中国顶尖律所开始正视国际市场,中国律所开启真正的国际化进程。2001年,金杜在美国旧金山设立了第一家海外分所——硅谷分所(2010年搬迁至帕洛阿尔托市)。2005年金杜意识到,中日两国的未来必定会在世界经济、贸易、科技方面会有更多合作,金杜与日本三宅山琦律师事务所联营建立了分支机构。2006年,中伦第一家海外分所,日本东京分所成立。2006年,段和段加入国际律师事务所的联盟US LAW NETWORK,段和段借助平台与世界各地律所进行信息交流和业务合作。2007年,金杜与澳大利亚GILBERT+TOBIN在悉尼正式宣布结成战略联盟。2007年3月,中伦文德在伦敦金融街设立伦敦分所,中伦文德也是中国第一家在英国伦敦和沙特利雅得设立分所的律师事务所⁹。2008年,金杜纽约分所成立,搭建起链接中国境内与北美市场的桥梁。2008年5月,观韬(现观韬中茂)与亚司特律师事务所达成联盟。2010年,日后的“宇宙第一大所”大成,刚刚走出自己国际化的实质一步,在纽约成立了第一家国际分所。2010年,中伦文德加入INTERLAW国际律师联盟,是目前为止中国大陆唯一一家加入该组织的中国律所。与中伦文德一样选择加入国际律所联盟来加速律所国际化进程的还有金诚同达,金诚同达是ADVOC(国际律师事务所联盟)副主席单位,与全球80余个国家的百余家律所建立有紧密的合作关系。谈及中国律所的国际化进程,港澳台地区是非常重要的跳板。香港在1997年回归后仍旧沿袭过去的法律体系,相比大陆地区,香港的法律环境也更接近国际法律服务的大环境。因此,在香港设立分所往往被看作中国律所国际化的第一步。2001年5月25日,香港胡关李罗律师行来川交流访问。年末,泰和泰的倪弘律师获得去胡关李罗学习的机会,在港的三个月,倪弘律师深入一线学习了房地产和公司上市业务,并与胡关李罗律师行达成了长期合作协议,拉开了泰和泰“走出去”的序幕。2004年,金杜与香港夏佳理方律师事务所和吴正和律师事务所合并。2004年,国浩与在香港享有盛誉的胡关李罗律师行(Woo Kwan Lee & Lo)签署联营协议——这是内地与香港两地大型律所的首次联营¹⁰。2005年,观韬(现观韬中茂)与香港王泽长·周淑娴·周永健律师行(pcwcc)建立联营关系。2国际化的新时代在中国律所国际化的前20年里,中国顶尖律所通过不断地尝试与探索,为中国律所“走向世界”进行了充分的实践论证,无论是分所、合并、联盟、联营都为后来者提供了成功的借鉴。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里,中国律所百舸争流,纷纷涌入汹涌的国际法律服务市场。2011年,炜衡成立悉尼分所。2012年3月,国浩通过与巴黎孙涛律师事务所达成战略合作,成立国浩巴黎办公室。该办公室作为在法国及欧盟从事法律服务的执业机构。2014年3月,广东星辰在香港设立办公室。2015年,观韬中茂在悉尼设立办事机构。2015年,泰和泰在美国正式设立泰和泰(华盛顿)律师事务所。随后数年间,泰和泰在韩国和尼泊尔的分所也先后成立。2015年,德和衡华盛顿、莫斯科办公室成立。2016年,泰和泰与香港知名律师行叶谢邓联营合作。2016年,海华永泰在洛杉矶设立办公室。2016年,国枫律师事务所在香港设立分所。2016年,金杜设立新加坡办公室。2016年,德恒在芝加哥设立分支机构。2016年3月28日,中国第一家东南亚地区全中资律师事务所在老挝设立,取名八谦老挝律师事务所。2016年,中银律师事务所与澳门力图律师事务所,香港方氏律师事务所共同组建的中银-力图-方氏(横琴)联营律师事务所,这是中国第一家由北京,香港,澳门三地合伙联营的律师事务所。2017年,德和衡成立多伦多办公室。2018年,广信君达与马来西亚吉隆坡蔡文洲肯律师事务所合作设立马来西亚办公室。2018年,兰迪上海总部高级合伙人沈孝鸣律师团队主导,兰迪新加坡律师事务所正式成立。2019年,段和段在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设立办公室,这标志着段和段全球战略在中亚地区落地。竞天公诚香港分所成立2019年4月,北京市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香港分所已经获得香港律师会批准,将于2019年4月30日与其香港联营律师事务所 L&C Legal LLP(罗陈律师事务所有限法律责任合伙)合并。…在中国律所纷纷扬帆出海的大环境下,中国的顶尖律所不再满足于一城一地的得失,而是选择通过更大规模的合并、建立由中国律所主导的联盟等方式,将律所的品牌影响力渗透到国际法律服务市场的各个角落。2004年,美国的Baker&McKenzie律师事务所在全球首次使用了Swiss Verein即瑞士法人结构,也正是这一举动打开了中国律所国际规模化的“潘多拉魔盒”。2012年3月,金杜与澳大利亚万盛国际律师事务所结成紧密联盟(King & Wood Mallesons),金杜律师事务所主席王俊峰将此次联盟视为“中国律所国际化发展中的里程碑事件”。2013年11月1日,金杜律师事务所和国际律师事务所SJ Berwin结成全球法律联盟,继续拓展全球业务版图。金杜成为全球为数不多的,能在中国内地、香港、澳大利亚、英国、美国和欧洲等重要法域拥有执业能力的律所。2011年6月、7月,大成分别与匈牙利律师事务所Kelemen Mészáros Sándor & Társai、奥地利律所Peter Wittmann战略合作,共同开拓中欧法律服务市场。同年12月,大成全球法律服务网络成员之一的法国巴黎艾佐之彼(Hertzog Zibi & Associés)更名设立为大成法国分所。2012年3月,大成与爱尔兰律师事务所Arthur Cox战略合作,进一步加强双方在海外投资并购和工程承包中的合作。2015年,大成律师事务所与Dentons律师事务所正式签署了合并协议,从而创建世界律师人数最多的律师事务所,合并后的大成律师事务所在全球50余个国家拥有超过6500名律师,成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律师事务所。2015年,中伦律师事务所受邀加入World Law Group(世界律师联盟),从律师人数的角度WLG是世界最大的律师联盟之一,有近15,500名执业律师,遍布全球超过300个商业中心,中伦将借助其同盟律师的网络,开展全球化业务。全球法律联盟(GLA)首届全球年会2016年5月19日,中伦文德与香港胡百全律师事务所、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英国DKLM律师事务所、美国黄唐马文律师事务所、沙特Naji律师事务所、塞浦路斯Total Service律师事务所和意大利以及荷兰律师事务所等十一家律师事务所和法律机构自发组织成立全球法律联盟(GLA)。这是全球第一家由中国律师主导的国际律师组织——全球法律联盟。2017年3月29日,京师国际法律服务联盟成立,致力于推动全球律师事务所、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之间的紧密合作,有效解决越来越多的跨国法律问题。目前,京师国际法律服务联盟的联盟所已经达到36家,涉及26个国家的31个城市。2018年,京师律师事务所在上海设立国际总部,旨在为海外113家联盟律所提供相应的支持,打造上海涉外法律服务聚集地,致力于为境内外客户提供全球视野下的解决方案。2018年5月11日,在中国德和精品律所联盟(ECLA)第十三次合伙人代表大会上,中国德和精品律所联盟升级为全球精品律所联盟(EGLA),各成员所致力于打造一家由中国律所主导的全球百家律所联盟,更好地服务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中国企业的国际化法律需求。相比中国律所的高歌猛进,在华外所代表处的处境却越发尴尬,很多代表处不得不选择撤离。2016年1月,法朗克律师事务所(Fried , Frank , Harris , Shriver & Jacobson LLP)关闭了设立不到10年的香港和上海办事处。7月,查德本·派克律师事务所(Chadbourne & Parke)关闭了其北京办公室。2018年,外资所遭遇着人才流失和市场收缩的两重打击。先是精英律所高伟绅(Clifford Chance)中国区金融监管业务合伙人杨铁成律师加入汉坤律师事务所。随后不久,年利达(Linklaters)大中华区管理合伙人方健律师跳槽,加入了方达律师事务所。几乎同时,又爆出工程法律界的佼佼者英国品诚梅森律师事务所(Pinsent Masons LLP)的中方合作伙伴——合森的创始合伙人周显峰律师带领其团队加入君合律师事务所。已在中国经营长达二十年之久的美国长盛律师事务所(Troutman Sanders LLP)宣布关闭其在北京、上海及香港的办公室,离开亚洲市场。随着中国律所国际服务能力持续增强,在亚洲法律服务市场的影响力和话语权日益提升,在华外所代表处的式微也并不出乎意料。经过近20年的奋斗,中国律所的国际化发展已经初见成效。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不断推进,中国律所顺袭着中国企业的前进方向砥砺前行。中国律所在国际法律服务市场的局部区域已经掌握充足的话语权,云南唯真纵横东南亚,上海兰迪在南亚次大陆的所向披靡,德恒、段和段扼守中亚,大成、盈科更是将分所扩张至各大洲。短短20年的时间,我们走过别人百年的路,中国律所的国际化之路才刚刚开始。结语未来代表着无限可能中国的法律服务历史已过百年,中国律所虽为后进,但厚积薄发。随着中国律所脱离体制,规模化、国际化、专业化的浪潮接连席卷,中国律所在正确的道路上疾驰。最近五年,法律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律所跨界等新鲜尝试,使中国的法律服务行业正在变得更加开放、专业。2018年,中国律所的整体创收突破千亿,随着中国经济开始主导世界,在未来我们可以看到无限的可能。数据来源:1.刘思达:《割据的逻辑:中国法律服务市场的生态分析》,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11.42.中华全国律师协会:《2002年度中国律师业发展数据统计分析报告》,北京,中华全国律师协会,2003.083.庞九林:《周纳新:开创北京律师重建的“终身荣誉律师”》,民主与法治网,2019.9.114.刘子阳:《法律界“门槛考试”遴选人才见证中国法治进程》,法制网,2019.07.165.吕立山、史建三:《引领中国律所现代管理的探索》,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9,15页6.金鹰律师:《中小律师事务所发展模式研究(一)》,微博,2011.08.017.林戈、周正:《中国律所“巨无霸",未来还能称霸吗?》,智合,2018.10.178.刘思达:《割据的逻辑:中国法律服务市场的生态分析》,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11.4,23页9.赵伟:《访全国优秀律师——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文》,中国律师年鉴,2018.12.2210.丁火山:《中资律所国际化策略》,财经网,2012.05.26参考文献:[1]吕立山、史建三:《引领中国律所现代管理的探索》,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9[2]刘思达:《割据的逻辑:中国法律服务市场的生态分析》,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11.4[3]智合研究院:《2019 中国法律市场观察》,北京,法律出版社,2019[4]法律们:《中国律所100强》,北京,法律出版社,2011.5[5]朱国泓、朱国华、史建三:《上海律师业发展战略研究》,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3[6]梅向荣:《如何做中国最好的律师事务所》,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9[7]毛珊珊:《92岁高龄,荣誉仲裁员,中国第26号律师高隼来》,智合,2018.06.28[8]玉林罗美兰:《中国律师40年回顾》,法律先生,2019.08.28[9]王骋远:《国际化之路:25家内资所香港分所全解密》,智合法律新媒体,2017.04.29[10]姚俊倩:《Bigger than Bigger,十家中国顶级律所扩张全解析》,智合法律新媒体,2016.03.24[11]北京涉外律师:《外资律所为何在中国“玩不下去” 几家欢喜几家愁》,微博,2016.11.04[12]法兰:《外资律所2018开年不利,遭遇这双重打击》,观察者网,2018.02.17[13]智合研究院:《智合——大所之路全系列》,智合法律新媒体,2018责任编辑:Susan|版面编辑:田

编辑:www.301.net 本文来源:www.301.net中国律所的

关键词: